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箫执穿陆延修拖鞋摔一大跤

“没什么,我就是想说江狱的父母太加分了,这要是相亲,这样给力优秀的公公婆婆已经赢了一半了,声明一下啊,我不是打击你,我是同情你。”

“你闭嘴滚吧!”

“靠、又输。”箫执一扔手机,拿起自己身上挂着的刚刚陆延修扔过来的衣服,扔在一边,然后拿起掉在地上的两个枕头站起了身来。

“你这有酒吗?”箫执将枕头扔回床上。

一提到酒陆延修就想到江狱,当即睁开眼瞪他一下:“没有、滚!”

“我去,干嘛?被谁判死刑了?火气这么大。”看着一脸糟心的陆延修,箫执想笑

“江狱有,去跟他要!”

“得~我去洗澡。”

“回你自己房间去洗,别吵我。”

“我懒得开那些洗发水和沐浴露,反正你待不了几天了,剩那么多你又用不完。”

箫执不管他,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没一会儿又出来,跑到床边。

“我那鞋忘了拿过来,你拖鞋借我洗个澡。”

陆延修:“……”

箫执换上陆延修的拖鞋重新回浴室。

走到浴室门口,陆延修的话传来:“地滑,别摔破相了。”

“破相就破相呗,别给我摔疼了就行。”

箫执笑着无所谓地回他,跟着进了浴室,然而两只脚刚进去,鞋底一个打滑。

“卧槽!!!”

陆延修听着动静,眼也不睁。

次日一早

陆听晚早早起来,一开门走出来,见箫执站在走廊上,正在活动腰骨。

她立马放轻了脚步,然后蹑手蹑脚走过去,偷摸到箫执身后不远处,一个起跑蹿到他背上:“哈!”

“我去!”

箫执仿佛听到了自己腰骨断裂的声音,一只手赶紧撑着墙,一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