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限将至

河畔小筑传来一阵叮咚琴音,时而似清风拂面,时而似高山飞瀑,突兀间琴声停顿。

“李兄,何故断了琴音”?在抚琴人对面坐着一白衣似雪的青年,唇红齿白,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停下手中折扇,将左手轻握的茶杯送到嘴边浅尝了一口问道。

“徐兄觉得此茶如何?”

“好茶,清香甘甜,唇舌留香”

“可要再来一杯”,抚琴人起身欲给白衣青年再斟一杯。

“李兄且慢”白衣青年抬手挡下抚琴人的手道“好茶勿须多饮,能有幸讨得一杯已是缘分。”

抚琴人笑笑也不再勉强,放下了茶具,起身来到小筑前望着远处河畔,此时夕阳撒下,河畔泛起微光,散发着最后的余热。抚琴人轻叹口气,一言不发。

“李兄何故叹气”!白衣青年也起身与其并肩而立。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徐兄,我时日无多了!”沉默半晌后,抚琴人悠叹道。

“生亦如梦,死亦为生之起始,天道轮回,又何必叹息!”白衣青年手摇折扇道“而李兄你贵为晋王,又掌管三晋大地多年,荣华富贵也早就享受过了,王朝更替本就是顺应天意,起起落落只是平常而已。”

“哎,想我李钰一生衣食无忧,权倾天下,到头来却也不过一抔黄土,我倒是不担心我自己,只是吾儿年幼,我若一去,天下势必群雄逐鹿,我担心……”李钰看着白衣青年准备继续说下去。

“李兄且放心,你我相交多年,犬子之事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