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午夜沐浴

一杯不醉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他姓一杯,名不醉。这是他起的姓,也是他起的名。

夜,黑夜,寂寞的午夜。

午夜通常是一天最寂寞的时刻。午夜之前,或许有好友陪你一起饮酒;午夜之后,或许有佳人陪你一起共眠。

午夜的风,寂莫地吹着;午夜的月,寂寞地亮着;午夜的人呢?

手,一只白皙的左手撩起了阵阵水涟。如果你钟情于上好的白玉,那么你就一定不会错过这只如玉般的左手。而白皙的右手却拿着一只酒杯,一只碧玉做的绿色酒杯,这只绿色的酒杯实在太小,杯口却似乎比其他的杯子大一些。你若将一个成人的右手大拇指与食指指尖相靠,形成的圈圈就是酒杯杯口的大小。

杯子的高度大约一寸多一点,你如果将它立在桌子上,它就像一个又矮又壮的绿色小胖子,实在可爱极了。

这双手也美丽至极!让人忍不住抚摸!

你若认为这是双少女的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是一杯不醉的手,一杯不醉正在观摩自己的手,正在饮自己的酒。

“这实在是一双好手,能将手保养地如此美丽,实在不容易。”

一杯不醉自言自语,他说话的时候两边总有迷人的小酒窝,嘴角总会扬起一抹微笑,让人感到十分亲切。

一杯不醉正在沐浴,如果一个人每天都午夜沐浴,这人不一定是一杯不醉;不过如果一个人每天午夜沐浴且边饮酒的话,那这人一定是一杯不醉。

一杯不醉一边沐浴一边饮酒,只有一杯酒,他沐浴的时候只饮一杯。他只饮一杯的时候,不管杯中有没有酒,他绝对不会再饮第二杯。他饮一杯的时候从来没有醉过,或许这就是他叫一杯不醉的原因吧。

人总是要谦虚一些,某些人的外号叫什么千杯不醉的,其实饮不到一百杯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这样的人有时候确实另人讨厌。一杯不醉不想做令人讨厌的人,谁也不想做令人讨厌的人,可现实却偏偏很多人做令人讨厌的事,使得令人讨厌。

这只绿色的酒杯不知道装过多少酒,杯中的味道不知融合了多少种酒的味道。自从一杯不醉懂事开始,这只绿色的酒杯从来没有在一杯不醉的身上离开过,除非是逼不得已的时候。这只绿色的酒杯仿佛成为了一杯不醉身体的一部分,再也无法分割。

一杯不醉的浴室很大,大到你根本想象不到,因为他在一个院子内沐浴。绝对没有任何一间浴室比一处院子大的宽敞。院子的墙很高,高到几乎没有任何人能翻墙而出。除了四面都是墙,院子几乎没有任何摆设,连个小屋子甚至连扇窗户都没有。

像这种地方,一杯不醉至少找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只是找一个能宽敞沐浴的地方,这或许是浪费时间,但在一杯不醉的心里却是件很享受的事情。一杯不醉喜欢沐浴,一个人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费点心思又有何不可呢?

这是洛阳的牡丹客栈后院。牡丹客栈是洛阳最大的客栈之一,能住进这间客栈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不过一杯不醉却是个例外,他并不是有钱人,并且他的名声几乎无人知晓,他的朋友也几乎寥寥无几。

院子内有一坛酒,一坛十八年的女儿红。这是一杯不醉特地叫人找来的酒,因为这坛酒几乎花光了一杯不醉的盘缠。一杯不醉喜欢饮酒,不然怎么叫一杯不醉呢?

院子当然有扇门,唯一能进得来的门。他的浴桶很高大,里面若藏两个人,绝对没有任何人怀疑。他的衣物就放在浴桶旁边,他是个很讲究的人,所以衣物叠的整齐一些。

悄然的夜里能有如此闲情逸致,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

一杯不醉喜欢静静的夜,静静地思考,静静地享受。他慢慢地闭上眼睛,慢慢地享受这静静的感觉。

静静不仅仅是人静物静,更重要的是心静。心如果静下来了,任何事情都不是事情,但又有谁能够真真正正做到心静呢?

笃笃笃!笃笃笃!一阵阵敲门声顿时打破了午夜的宁静!

一杯不醉微笑轻道:“来了。”迷人的小酒窝也伴随着浮现在一杯不醉的脸上,他的双眸却没有睁开。

终于,一名蒙面人破门而入。如果你在沐浴,一个蒙面人突然闯进来,你会怎么办?你或许会破口大骂,而一杯不醉却在微笑。他的双眸突然睁开,双眼炯炯有神。蒙面人看着一杯不醉,借着皎洁的月光,四目相对,第一反应就是离开。任何人不小心看到一个正在沐浴的人,都会不好意思离开,即使是亲密无间的小情人,也不一定如此坦然。很显然一杯不醉与蒙面人不是小情人,也许连朋友都不是。

但一杯不醉却微笑道:“你来了,为何要走?”很平淡的一句话,蒙面人当然听得出是什么意思,因为外面的叫喊声随之响起。

“别让他跑了!”

“一定要抓住他!”

“抓住他重重有赏!”

蒙面人轻盈地转过头瞪着一杯不醉,如果你在浴桶沐浴,有一个蒙面人瞪着你,你会怎么办?你或许会弄瞎他的双眼,而一杯不醉却还在微笑。

此时院外叫喊声逐渐逼近,蒙面人借着月光迅速看看四周,都是高不可攀的墙,于是没有选择,紧紧关上了门,迅速滑进了一杯不醉的浴桶。如果你在浴桶沐浴,一个蒙面人滑了进来,你会怎么办?一杯不醉竟然还在微笑。这时,那群叫喊声的人终于找到这里,门破了,是被几个人用大脚踢破的。

一杯不醉借着夜晚的月光看到了五个带刀的人,没有刀鞘的刀,显得格外锋利。特别是带头的那把刀,任何人都知道那是把好刀,是把特别的刀。那把刀最大的特点不是锋利,而是坚硬。因为那把刀的厚度至少比其他的刀厚一倍,并且漆黑,连皎洁的月光都照不出它的模样。一杯不醉却认得这把刀,这把刀的主人却是个武功平庸的人,但这把刀主人的父亲却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大人物。

一杯不醉微笑道:“各位英雄,午夜以至,难道各位有兴趣看我沐浴么?”脸上一直挂着那迷人的微笑。微笑似乎成了一杯不醉的代言词,一杯不醉的微笑可以让他更有魅力,一杯不醉相信一个人若是经常微笑,运气应该会好一些。他相信这五个带刀的人不会为难他,他相信任何人都不想为难一个微笑的人。

很多时候,态度决定一切,一个温情的态度总是让人心情舒畅,一个蛮横的态度却是使人心生厌恶。一杯不醉始终坚信这一点,一杯不醉不能做到每个人都喜欢他,但他却尝试着做到每个人都不会讨厌他。有时候喜欢和讨厌并不是一对矛盾体,对一个人既不喜欢又不讨厌比比皆是,对一个人既喜欢又讨厌处处可见。

不过,这五个人却很反常,尤其是带头的那位,带着那把厚重的刀的那位!他叫赵晓乾,是威龙帮的四大高手猛龙赵猛的儿子!赵猛的确很猛,特别是他的重刀,在江湖上已经难有敌手了!但他儿子却连赵猛的三成功力都没有,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纨绔子弟。赵晓乾没有看一杯不醉,而是花了几秒看看四周,都是高墙,连一扇像样的窗户都没有。

于是赵晓乾粗鲁地问道:“喂!有没有看到一个蒙面人?”闯进别人沐浴的地方,赵晓乾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而蒙面人却还懂得回避。这么没礼貌的人,一杯不醉还是第一次遇到过。所以一杯不醉决定要给赵晓乾公子一点小小的惩戒。

一杯不醉却微笑道:“这不是威龙帮的赵公子吗?”

赵晓乾冷笑道:“你认识我?那你应该认识这把刀,你也应该知道我爹的厉害!你更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