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神机子手拿破天刺与好友风语子站在一起。

风语子表情凝重的看着对面,说道:“这一次仙魔大战,魔帝派出了冥神,我们此战只怕不易获胜。”

神机子笑道:“他们有冥神,我们有真武帝君。再说了你我都是正神,寻常魔兵魔将哪里伤得了我们。再说了,我们各有保命的手段,怕他何来?”

风语子道:“我总觉得这一次与上一次大战不同,我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这种感觉还是我上一次结丹时才有过,那是生死存亡的时候心悸。”从凡人修炼仙术,要陆续经过入境、超凡、入圣、破境、至灵、结丹几个境界,结丹是破体成神的关键,一般修炼到结丹境界少则数百年,多则千年,千年之后如果达不到结丹境界那边是成神无望,只能永为凡人。结丹境界突破之后,有的结成了金丹,那就是正神,是有可能晋位为仙的,结不成金丹便只是普通的小神、散神。

神机子与风语子乃是同门,一同修炼了千年,几乎是同时结成了金丹,一步登天成为了正神。

这是他们参与的第二次仙魔大战,第一次仙魔大战由炎黄二帝统帅,击败了蚩尤统领的十大魔君。第二次则是真武帝君率领,击败了魔神太衍,那一次神机子和风语子刚刚晋位正神,参加了大战,品尝到了胜利的果实。这一次是第三次大战,依然是由真武帝君统帅。上一次真武帝君与太衍大战的情景在神机子和风语子两人脑海中依然清晰可见,号称魔界第一战将的太衍在真武帝君面前几乎是没有还手之力,也正是因此,神机子对这一次大战信心满满。

神机子说:“风语老弟,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过于谨慎,本来以你的修为在八百年的时候就可以结丹了,结果硬要拖到一千年,反倒比我还晚了一百多年。本来之前我的修为在你之下,但是现在你看看,有了一百多年的神界修为,你比我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待会儿你小心一些,我来护着你。”神机子挥舞了两下手中的破天刺,充满斗志,破天刺是一柄闪耀着紫色光芒的软剑,这是神机子机缘巧合之下获得的神兵利器,据说发挥到极致有破天之威能,这正是依仗它,神机子在正神中也算得上颇有名气。

风语子道:“你看这一次魔界那边杀气弥漫,我们要小心在意。”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千年一次的仙魔大战,不知道有多少仙魔殒命,很多金仙都免不了魂飞魄散,更何况是一个区区正神呢?正神虽然难得,但是在仙界的地位也不过是中下层,只有突破到了仙境才算得上有头面了。而最近,风语子隐隐感觉到自己离突破不远了,这个关头自然不想受到干扰。

“风语子,你要是怕死赶紧往后躲吧。”说话的是一脸傲气的霸枪傲罗,傲罗也是正神,他修炼的是霸枪术,杀伐之气深重,修为跟高,进境神速,晋位正神比风语子还晚了两百多年,但是修为却隐隐比神机子还高,已经到达了正神巅峰,随时可能突破晋位为大仙。他极为好斗,对他而言战斗就是不二的修炼法则。

烈刀屠明也笑道:“风语子,快快躲在我后面,你放心,我手中烈火刀可燃尽天下,自然可保你无事。”说罢哈哈大笑。屠明与傲罗关系很好,一个刀术一个枪术,都是讲究的杀伐征战,属于在战斗中提升境界的术法,二人也都是正神巅峰境界。这一次仙魔大战他们两人都极为重视,想要在大战中一举晋位为大仙。

神机子一见到两人,眉头一皱,这两个家伙最是难缠不过,平素里就让人头疼,这个时候碰到了更是让人心烦,淡淡的说道:“你们两人胡吹什么大气,要不要我们先过上两招,看看孰强孰弱?”

屠明和傲罗看了看神机子手中的破天刺,互看一眼,冷哼一声不再言语。神机子同样是正神巅峰,手中的破天刺乃是上古的神器,虽然他们两人平素眼界颇高,但也不想惹神机子。

这个时候中军吹响了犀角,传令兵打出了旗语。

屠明和傲罗笑道:“哈哈,终于到了战斗的时候了。我们要冲锋了,你们两个躲远点免得被误伤,哈哈哈……”身形一晃已经冲到了最前面。

随着喊杀声响起,各路神仙都祭起了法宝,一时间仙界一方法宝发出炫目的光彩,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而魔界一方则弥漫着一层黑黑的煞气,与仙气不分上下。

风语子祭起了金钟将全身护住,又祭起阴阳子午盾,一左一右,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固若金汤,神机子看了过去,不由得摇头暗笑,这个方式跟乌龟没什么两样了。按照风语子的哲学,是先保命再进步,这个做法符合他的一贯做派,一切以小心谨慎为上。

突然间魔界一方黑气弥散开来,千万魔兵魔将冲了过来,杀气如同利刃一般刺了过来。

真武帝君的大旗一招,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