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暮灵体

“唳!”

一声青啸,一头通体秀白,唯头顶一点鲜红的丹顶鹤直冲云霄而落。

四周云雾缭绕,各色彩云锦织其间,唯有一座峰峦若隐若现,俏丽巍峨,繁秀如锦。

那丹顶鹤颇有灵性,一双眸子绽放着异样的光彩,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一眼,似在分辨方向。

待辨清山峦走势之后,一头扎入浓雾之中,片刻之后便穿越浓雾下的鸿沟深壑,一座琼阁赫然出现在眼前。

“唳!”

又是一身引颈长鸣,琼阁后的洞府大门顿时打开,一位粉雕玉琢,不过七八岁的童子走出来。

童子看到白鹤后,神色间闪过一丝疑虑,对着白鹤说道。

“师祖不是让你留在大云皇朝,云皇陛下身旁吗?你怎么回来了?”

“唳。”

白鹤急促的鸣叫一声,童子似乎明白了白鹤的意思,从其颈间羽毛深处找到一张锦布字条,还带着点点血迹。

“不好!”

童子顿时大惊,虽然他未曾查看其中内容,可是从白鹤的惊恐,还有锦布的血迹,他知道情况不妙。

童子取了锦布,连忙进入洞府中,片刻之后,洞府内传来一声冷哼,就连山峦洞府都在不停颤抖。

“狼子野心,战海,你当年怎么就救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飞出洞府,速度之快只能看出一道模糊的身影,似是一个道装打扮的中年。

片刻之后,那童子才从洞府中跑出来,叹了一口气,说道。

“其实,云皇陛下为人还是不错的,只不过,他实在不适合做皇帝。”

“唳。”

一声鹤鸣引起了童子的注意,童子淡淡一笑,说道。

“觉得我说的不对,云皇是个好皇帝对吗?”

白鹤点头。

童子淡淡一笑,说道:“如果是好皇帝,他就不会让自己身处那般险境。”

白鹤连鸣数声,似在反对童子之言,童子也不生气,继续说道。

“而且,这个世界永远是实力为尊,云皇拥有大云皇朝,就好比一个三岁孩童抱着一个金元宝行走在大街上,早晚要丢。”

“唳”

“你觉得我说的不对,是吗?可是,师祖也这样说过。”

听到这话,白鹤不敢再出言反对,不过神色间依然有几分不赞成的意思。

却说,那中年道士得到消息后,便马不停蹄的向东北方向赶去。

“大胆,何人阻我去路?”

然而,中年道士立山不久之后,正全力赶路的他,忽然感觉到前方气机不匀,有人阻拦。

“哈哈哈”

忽然,一阵笑声响起,中年道人却是眉头一皱,立马听人说道。

“杜笙师弟,是我!”

那中年道士正是杜笙,杜笙细细一看,眼前之人逐渐清晰起来,果然不出他所料。

杜笙拱手道:“赵笠师兄,我还有要是要办,日后再与师兄叙话。”

说罢,杜笙便要离去,哪知赵笠却不肯放过杜笙,再次拦住说道。

“我也有要事要寻师弟,不如请师弟稍待片刻?”

杜笙心中暗道一声果然,从接到锦书求救之后,杜笙便知道,这一路必定不安宁。

杜笙叹了一口气,眉宇间浮现一抹坚毅之色,说道。

“赵笠,你今日必要阻我,是与不是?”

面对杜笙的责难,赵笠却没有半点不快,还淡淡一笑,说道。

“师弟,我这也是为你好,那里,你今日是去不成的。”

杜笙冷笑一声,说道:“既然赵师兄一再刁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杜笙便要动手,可对面的赵笠却颇为冷静,巍然不动,忽然其周围又出现三道身影,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

“九嶷山禁止同门相残,杜笙,你要如何不客气?”

看到眼前的四人,杜笙知道大势已去,自己就算再了得,可又如何以一敌四。

杜笙眸子中闪过一丝悲恸,说道:“几位师兄弟,你们非要如此逼我吗?”

四人中,一名淡妆华发,素雅白裙的女子眸子间闪过一丝不忍,说道。

“杜师兄,此事乃是门中决议,如今已是回天乏术,你不要再挣扎了。”

杜笙怒道:“门中决议?掌门师兄早已答应过我,允我一甲子的时间,可如今才过去几年,你们欺人太甚!”

“啊!”

说吧,杜笙仰天长啸,四周的山峰在颤抖,河水在轰鸣,云层在翻滚。

啸声经久不息,良久之后,杜笙这才停下来,口中喃喃自语,道。

“云大哥,是我对你不起,战海,是我辜负了你的托付,小天,或许是我的执着害了你。”

就在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杜笙一头青丝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华色,只留下一头的冰霜云雪。

“这”

“杜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

“杜师兄,这么多年,你花费了不少心力,对得起云霄,对得起云战海,哎”

不是众人大惊小怪,而是修为到了他们那个地步,不说长生不老,可是永驻青春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如今,一名同阶修士,竟在他们眼前眼睁睁的一眼白头,着实在有点骇人。

眼前的一幕,让白衣女子心头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