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撞车

“啊……”</p>

“啊……”</p>

一声接一声的悲惨嗷叫,震得整层房间都在颤抖,尤其是狭窄的过道更是震得天花板上簌簌掉下脱落的灰尘。</p>

过道上,探出一个个人头,他们灰暗的面容,凌乱的头发,破旧的服装胡乱搭在身上,神情麻木漠然,毫无生气静静的靠在门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从过道内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里传来的惨叫。</p>

这里是贫民窟,无数密密麻麻的房子建在这里,住着这个城市里数量最多的贫民。</p>

一层楼足有三四十个房间,此时已是晚上十一点,惨叫声已经响了有十五分钟。</p>

这十五分钟,这道道惨叫声已经响彻了这几层楼,不仅这层楼所有人都盯着那个房间,就连过道和上下出口都偷偷的露出了头。</p>

他们望着最里面的那个房间-740号房间。</p>

“啊……”</p>

又一声惨叫传来,此时这声惨叫已经变得无力了许多,许是被人打得太过久了,气息弱了大半。</p>

“妈的,这小子还挺硬,老子手臂都酸了,居然还不开口。”一道骂咧声传来,一个光头壮汉甩动着血肉混在一起的拳头骂道。</p>

在他前方,一个不足二十的瘦弱青年满脸鲜血,额头肿大,眼睛肿的跟高尔夫球大小,嘴角破裂,牙齿不见了几颗,正往下淌血。</p>

他的胸口,同样是鲜血淋漓,到处都是拳印脚印。</p>

在他身前不远处,一个曼妙女子的身体趴在地板上,长发凌乱,双目睁开,额头上一颗黑色窟窿正咕咕冒血,面容惨白,早已气绝多时。</p>

“坤哥,那小子不说!”光头望着坐在角落正抽着雪茄的人影说道。</p>

“不说就给我继续打到说为止。”坤哥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不清容颜,一阵阵烟渺渺升起。</p>

“再打下去他会死的!”光头说道。</p>

“那就给他一针!”坤哥冷冰冰的说道。</p>

“好!”光头立即明白过来,走到青年面前,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p>

“姓许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自找的。”说罢,从屁股袋中抽出一只拇指粗的针筒,同时手中夹着一包粉色粉末和一瓶随身携带的酒瓶。</p>

青年看着光头手中的粉色粉末,不禁目露惊恐的神色,嘴角吐着话语:</p>

“超哥,不要!”</p>

仿佛那包东西是蛇蝎剧毒,让人禁不住心惊胆战。</p>

“嘿嘿,这不是你的最爱吗?”光头看着青年的神色,心中不由升起一阵快感。</p>

“超哥,不要,不要!”青年本蜷缩在地上,此刻不禁努力挪动身体,欲要脱离此地。</p>

“你不是嘴硬吗?来,尝尝你的最爱!”光头邪笑着举着幽幽发亮的针尖,针筒充满了满满的粉色液体。</p>

“在老子面前说戒毒了,你不是戒吗?我看你怎么戒!”光头一脚踩在青年的腹部上,巨大的力量将青年牢牢的固定在地上不能动弹丝毫。</p>

光头目露凶狠之色,抓着青年的手摁在地上,青年本已瘦弱,此时再加上满身伤痕,哪里能反抗得了,仅仅挣扎了几下,光头已经将针插进了他手臂,然后大力的注射进去。</p>

“不要……”青年奋力抵抗,只是在光头面前却弱小的如婴儿般。</p>

短短几秒钟,光头便注射完毕拔出针筒随手扔掉,然后站起来一脸看好戏的神情望着面前的青年。</p>

青年蜷缩着身体像极了煮熟的虾,只是此时双眼变得迷离但又充满血丝,下一秒,只见他双腿用力一蹬,紧接着全身乱颤,嘴角吐着白沫,混着血液,不停的从嘴角冒出来,此时,青年体内宛如火山燃烧一般,剧烈的痛苦使他的经脉毕露无疑,整个人控制不住的痉挛,他的大脑如被无数针刺一般,无穷的剧痛瞬间将他整个人淹没。</p>

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全身剧痛让他的十指情不自禁的抓着地板,一道道抓痕浮现,十指指甲脱离尽是鲜血。</p>

“啊……”</p>

一道非人类的哀嚎从他嘴里吼出。</p>

过道外,所有人心中一颤,听到这声惨叫,头顶传来一道冰冷感觉传遍全身,情不自禁的全身颤栗。</p>

“砰……”</p>

“砰……”</p>

不约而同的,所有人同时关上房门,楼梯上下出口,人影纷纷奔回自己的房间,整个楼层内瞬间变得安静如鬼蜮,唯有之前的那道哀嚎飘荡在过道内久久不散。</p>

青年如临死前的动物在哀嚎,全身不停痉挛,喉咙传来嘶哑的惨叫声,夹着白沫鲜血,整个地板一片狼藉。</p>

光头看着地板上的青年,眼神闪过一阵阵快感,嘴角露出残忍愉悦的笑容,看着地板上的青年,内心是如此的满足愉快。</p>

“我……要……杀……了……你!”青年哪怕此时如此剧痛,本已破裂的嘴角此时更加的撕裂,延伸到了右脸颊,鲜血如泉水一样流出。但望着光头,他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嘴里支吾的说着。</p>

“姓许的,你居然敢私吞帮内的货,落得今日下场,都是你他妈自找的。”光头望着青年,恶狠狠的骂道。</p>

“啊……”剧痛让青年双目流血,殷红的鲜血顺着眼角留下,整个人看着如此恐怖。</p>

“哈哈哈!”光头看着青年痛苦哀嚎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p>

那头,坤哥双眼冰冷的望着地板上痛苦挣扎的青年,面无表情。</p>

这个青年他隐隐然有印象,叫许青云,帮中最底层的一个小混混,跟随着光头壮汉超哥常年替帮中跑腿的一个无名小辈。</p>

本来是超哥下面一个勤快的手下,深受超哥中意,有几次跟随着他来觐见自己,于是才对这个青年有点点印象。</p>

仅仅只是印象而已,若不是发生事情,坤哥心想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